15121266673_568e5591da_k-640x427

美最高法院会对NSA作出何种裁决?

美最高法院会对NSA作出何种裁决?

自斯诺登泄密事件发生后,关闭国家安全局(NSA)监听项目的裁决令已经下达大约有一年半的时间了。

保守派拉里·克莱曼针对这一事件提出了诉讼,要求从根本上制止NSA的监听行为。2015年年初,在“反对国安局监听、为民众争取隐私权”一案中胜诉的他将仍是唯一的原告。因其目前只是名义上的胜诉而已——克莱曼一案中的裁决令仍“悬而未决”。

克莱曼起诉奥巴马的案件只是众多备受关注的国家安全及监听案件中的一例而已。在2014年里只有少数相关案件通过法律制度进行了裁决,因此2015年可能会有很多隐私权政策出台。

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即EFF)的律师马克·鲁默德告诉我们,“我觉得我们不可能知道NSA是在哪种情况下进行监听的,但我相信最高法院终将会介入此案、并对NSA此举的合法性作出判决。”

与克莱曼的一样,“First Unitarian Church”一案也是起诉政府的监听行为的,而鲁默德则是该案的律师之一。除了上述两个案件外,“标题党”们还应该多关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起诉克拉珀”、“美国起诉Moalin”及“美国起诉Muhtorov”的案件。当然还有其他相关案件可能会受到裁决的影响,但这五个案件最能代表NSA监听项目在当前受到了最强烈、直接的法律挑战。

在概述相关案件前,要特别注意:根据“第三方原则”,政府的元数据收集行为是合法的。

“第三方原则”这一理论是最近才从1979年最高法院对“史密斯起诉马里兰”一案的裁决中引申出来的。在该案中,法院发现个体并没有固有的隐私权、其数据早已被泄露给第三方了。拿电信数据来举个例子,两个人通过Verizon的网络来进行电话联系,这就意味着双方已经与Verizon共享数据了。因此,政府认为这些数据不再属于隐私、可以对其进行收集。

但法律专家表示,最高法院最近对监听及隐私案件的判决可能会使法院重审相关案件。斯诺登于2013年6月第一次揭露的内幕是Verizon(及其他电信公司)会定期将所有人的通话记录交给NSA,包括通话的日期、时间及时长的元数据。

2013年10月开始实行第三方原则。外国情报监听法法庭(FISA Court)的法官裁定NSA收集分析的元数据并没有隐私权可言。简而言之,如果收集一个人的第三方数据是合法的,那么收集一群人的数据也是合法的了。

但想一下最近最高法院判决的两个案例:“美国起诉琼斯”(2012年)和“莱利起诉加利福尼亚”(2014年)。两个判决的结果罕见的一致,且都意识到现代科技已经改变了合理的隐私。琼斯认为执法机关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无权通过GPS追踪器来追踪嫌疑犯。与此同时,法院在莱利一案中则认为执法机关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无权搜查手机。

美最高法院会对NSA作出何种裁决?

ACLU的律师帕特里克·图梅告诉我们,“这些案例都表明了最高法院开始意识到不应盲目地运用以往制定的法规来对目前政府的监听行为进行判决。”

“新的立宪分析也会随着相关案件数量的扩大而出现的。我们认为这里也适用同样的原则。‘史密斯起诉马里兰’一案中,受到监听的是嫌疑犯三天内的数据、而不是每个人的通话记录中所包含的10年或更久的数据信息。”

EFF的鲁默德也赞同这种推理:“莱利一案表明最高法院也承认存在着技术差异的问题,我们不能盲目地将过时的先例应用到新技术上。而琼斯一案则表明监听的范围及持续时间会对宪法程序造成影响。这些双重法则将NSA的大多数国内监听项目建立在相当不健全的宪法基础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