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AI前沿
医疗AI:需求撑起崛起
2018年8月13日

来源:中国医院院长

近两三年来,人工智能热浪袭来。医疗与人工智能融合也激起了朵朵浪花。

有数据显示,2017年,各医疗人工智能公司落地的医疗机构加起来已经超过1000多家。也有媒体分析指出,2017年,中国医院科技影响力排行榜前20名的大医院均有在院内开展人工智能相关工作。同样,合作方式上也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探索。其中,有的是与企业合作成立研发中心,有的是引进人工智能产品开展服务,还有的是成立医学研究实验室等。

医疗人工智能正在被需求中慢慢崛起

“两年前,医疗界对人工智能还是两个极端。一批人非常有兴趣去探索,另一批人则不接受甚至排斥。两年之后,原来特别相信它的人更了解它的适用范围,原来抱着将信将疑的人开始试探着与它合作。”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秘书长、解放军第307医院乳腺肿瘤科主任江泽飞,从行业视角表达着人工智能在医疗中的进展态势

热度与需求

毫无疑问,医疗行业对人工智能的殷切需要是人工智能与医院“握手”的背后助推力。

“医疗行业高度复杂性、数据量大、需要规范和标准的三大特征,为人工智能的应用提供了天然土壤。”江泽飞表示。

江泽飞从肿瘤专业出发解释称,肿瘤治疗领域发展很快,既有传统的手术治疗、化学治疗、放射治疗,还有最新的免疫治疗和精准检测指导的个体化治疗。不断增多的治疗手段,一方面为患者初始治疗提供了更多机会选择,另一方面也 增加了医生个体化决策的难度。

“若有人工智能系统作为助手,帮着积累数据,辅助作出更好的决策,那么,在个体化治疗的过程中,急的疾病治疗得着急一点,缓的疾病治疗得缓一点,最佳的治疗效益和社会效益自然也会随之而来。”江泽飞说。

而中国肿瘤患者总体五年存活率,远低于欧美及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现状,被不少业内人士解读与肿瘤诊疗过程存在大量不规范诊疗有关。而人工智能则能借助强大的数据库,帮助医生确立基于最新循证医学证据的个体化治疗方案。

而在更宏大的范围内,医疗人工智能已经成为国家雄心勃发的战略之举。

2017年7月8日,为抢抓人工智能发展的重大战略机遇,构筑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先发优势,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规划明确提出要发展智能医疗,即推广应用人工智能治疗新模式新手段,建立快速精准的智能医疗体系。智能诊疗助手、智慧医院等智能手段位列其中。

“工业革命的时候,我们国家是落后了;计算机及信息技术革命中,我们赶上了;而如今,国家高层和管理部门相信人工智能的重要性,希望我们赶上智能时代这股潮流。”江泽飞如此理解国家的人工智能战略。

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在肿瘤治疗领域,沃森肿瘤这一虚拟助手备受关注。来自权威的消息显示,沃森肿瘤给予的方案与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诊疗方案的一致性高达89.1%,其优势已经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截至2018年4月,沃森肿瘤在全国已签约22 个省39市的66家三甲医院/医疗集团,已落实全球14个国家和地区。

瓶颈与出路

最近两三年,人工智能的优势尽显的同时,也有不少专家认为,当前,医疗人工智能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仍需不断迭代升级。此阶段人工智能的典型特质是在一些简单问题的处理上已经发挥出很好的作用,但对于医学上比较复杂的问题,现在还没有重大突破。

在江泽飞看来,“人机对话亲密度”不够也是现阶段人工智能推广的一大瓶颈。“一种是嫌人工智能不够给力;另一种可能是怕‘它’太聪明,把人给取代了。现在人与人工智能的关系还不是那么密切与和谐。”

江泽飞表示,提升医疗人工智能与专业人士亲密度有两大途径:一是企业提供一些资源,让专家、医院、学术机构免费试用一段时间,让大家直观认识、体验人工智能,为客观评价人工智能创造基础;二是人工智能企业与有影响力的专家、学术机构共同申请课题,做一些临床验证,让大家在探索和摸索中,寻求到最好的契合点。

CSCO乳腺癌专家委员会的一项研究结果就是此方面的表率。2017年8月,专委会启动了一项针对人工智能的多中心、随机、双盲研究,用于评价人工智能Watson用于中国乳腺癌患者的治疗决策。研究者首先关注了不同疑难程度病例当中,人工智能与不同级别医生决策的一致程度。其次,研究关注了医生对人工智能的信任程度。即当两者不一致的时候,将人工智能决策告诉医生,观察医生是否会修正其决策方案,并以乳腺癌诊疗权威指南评价两种方案的准确性。研究发现,在一些简单问题上,机器决策很果断,而人比较犹豫。在一些疑难的情况下,它可能不如高级医生,而在特别疑难的情况下,人工智能和医生可能都没有办法。

“可以看出来,医生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更依赖于它,这可以提升为一个更亲密的人机对话。”江泽飞直言,“如果不花钱的话,全国80%的患者靠它已经没有问题了。它的水平能达到全国 80%以上的医生水平。”

除了认知障碍,对于一些成熟的人工智能产品来说,更大的瓶颈在于商业推广。其中,收费问题是关键问题之一。

有媒体报道,因无法收费,医院引进人工智能的动力不足,出现“人工智能诊断率超过医生,但进不了医院”的尴尬。

江泽飞从实际应用视角表达了医生的看法。“为什么患者宁可花100块钱看一个专家门诊,也不愿意花上千元让人工智能来看。很大原因在于患者最终还是需要拿着机器的结果问医生。”

江泽飞指出,一条更合理的定价方式是,将人工智能与专业技术人员的技术价值结合在一起考虑。收费过高、过低都不利于人工智能的推广,促进行业发展需要综合考虑。“医事服务费, 严格来讲应该包含购买技术和技术决策的 费用。”不过他同时表示,这样的前提是医保能够报销。

毋庸置疑,医疗人工智能是一大方向,解决一个个问题需要时间。

“任何一个技术都不是万能的,都有它的优势和缺陷。人工智能是人的帮手,医疗行业应对医疗人工智能首先要做的是不拒绝和屏蔽,持积极的开放态度。”江泽飞表示。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NuAK3P_MBP2zKeaUAYyZZw

分享: